惑星午後

罪と罰

Category Archives: 腦海群島

死亡的勝利

「歷史學家的神奇在於,所有被我們撫摸過的人都會栩栩如生。這是對死亡的勝利。」

-F. Braudel, “Les méthodes de l’histoire.,” France-Culture, 30 July 1970

所以说,Gunn, S.某總結章那樣將歷史編纂最古老的雄心闡述為「把過去建構為可理解但不可消除的他者」視角還是太後設,跟Syu聊了一下也是這感覺:文院式的湊字數。(誠然,我們不否認不用下地純粹地坐在書齋裡的理論發明家需要被這樣的話語切身關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