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星午後

罪と罰

Category Archives: 翻田自耕

丸山正雄@FicZone 2014超短小訪談

FicZone 2014 @Granada, Spain

Entrevista:koi-nya.net

Traducción:Nostalgisk. (早上測鍋炖牛肉時雷锋了一下這樣………

——————————————————————————————

Q:感覺現在的格拉納達怎麼樣?
A:說城市整體還是(FicZone)活動呢? 

Q:二者您都說說吧。
A: 2003年做茄子アンダルシアの夏的時候,已經開車把安達路西亞許多地方走過一遍:小村子啦,很多具體取材的地方啦等等。格拉納達我特別喜歡,與當時同行好些日本同事比的話我更適應這地方,感覺像在家一樣自在。 

Q:正好幾年前渡邊信一郎也是受邀來參加我們FicZone的嘉賓呢。他來前有向您取了點經沒?
A:聊過的,我們關係不錯啊。他問我格拉納達是怎麼樣的地方,我也跟他說了不少。

Q:來聊聊您作為動畫製片人的事吧。您的具體工作是怎樣的?
A:動畫製片最基本的主要還是維持項目資金運營,以及甄選具體負責人和交給哪個團隊來做。最近這個職位趨於細分,分攤到幾個不同的製作人手裏:若干負責籌資,若干尋找staff這樣。至於代表(丸山現職是MAPPA代表)的話是最重要的,他需要承擔上述全部職責才行。那就是製片人的全部任務了。

Q:您的職業生涯是從蟲Pro開始的,也就是手塚治虫創立的製作公司。和¨漫畫之神¨一起工作感覺怎樣?
A:手塚先生開始干動畫這行的時候完全不了解運作,於是都自己把能試的都試著來一遍,摸索前進。跟著¨動起來的畫¨學製作基礎。我入社的時候也一無所知,不過看著手塚先生我也一點點學起了製作,慢慢就懂了該如何上手。

一開始手塚先生提了很多不同的可能,但我們也不清楚究竟該做面向何種受眾的作品。今日倒是分野清楚得很:子供向,成人向,少年向之類種種。那時候我們都滿腹狐疑,畢竟選受眾是複雜而冒險的事。另外,那個時候,還未有某一個詞或一類概念用以描述我們那时努力想做的作品(或者说那称之为アニメ的东西还未定型)。 

「铁壁阿童木」之前,东映大约每三年做一部电影。周期拖得如此之长,因为既缺乏手段、也缺乏资金来保证一个企划實現。于是手塚先生提出了做周期以周为单位,单回时长约半小时的剧集的形式。那会儿没有人敢这么做,毕竟是太大胆的冒险,不过他一口咬定非做不可。

最初幾部動畫作品我是與他一起做的。當然之後確實也沒有見到如他一樣的人了。全部的精神力都貫注在漫畫與動畫上,為了讓企劃能順利前進甚至從自己口袋裏掏錢做經費,這就是激情所致吧。沒有他的話今日的漫畫與動畫界是遠不可能如此繁盛的。他是個及受歡迎的人,爲所有人認識,因為他是向動畫注強心劑的人,也是開山闢路的業者。他自己既是動畫人又是漫畫家,所以負責動畫的技術實現及製作環節中其他各種方面,非常勇敢的漫畫家。

托手塚先生無數創作的福,最終他確定了一種(如今業已成型的)叫漫畫的文化,使得無數人從中受益。有過許多人想和他一樣,或至立志想成為他那樣的人。他是做出動畫產品數字最龐大的人,也是最多作品得以在海外發行的人。他是不朽的傳奇,因此也有著覆蓋世界的影響力,將自己的作品讓日本之外的觀眾也有所了解。在日本,出版物中有一半銷售數都是漫畫相關物已經成了相當¨日本¨的文化現象。通常在世界上其他國家不會發生: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日本人已經在火車上看漫畫了,也只有在日本有如此現象。

說到在漫畫中引進寬泛的主題手塚先生也算是先鋒之一:かわいい的女孩子,機器人,某些故事裡的ERO元素,以及涉及社會批評和政治反思的相關種種。從改編的角度而言,動畫與漫畫是以形式交互的方式完成互補的。然而兩種產業卻是並行的,儘管以緊密的方式交織著且關係良好。  

Q:在七十年代您參與了MADHOUSE的成立,四十年後又建立了MAPPA。您的創社契機都是怎樣呢?兩次創社過程感覺有何種不同?
A:蟲Pro經營危機後,有幾個舊的從業員我們還想繼續做動畫,就出來搞了MADHOUSE。

後來我想做點在MADHOUSE不能做的東西,當然經濟原因不被許可也是一方面啦,於是就出來創立了MAPPA。MAPPA就是個可以做故事只因为「我覺得是個好故事」而並非「是经济上能带来多少效益的故事」的地方。

Q:所以有了渡邊的「坂道上的阿波罗」。您對這作的最終結果滿意嗎?

A:顯然。你看MAPPA的會社名就說明問題了:Maruyama Animation Produce Project Association,因為我自己就是製片人嘛,因為它是好企劃才會值得冒險,對最終成績肯定是滿意的。

在MADHOUSE的時候我就跟渡邊一起工作了。那時候遇到挺多困難,為了個不複雜的小問題我們都得花大量時間去作各種準備。我與他倒是相當熟識,能準備的也都做得相當充分,只是最終也沒有個製作委員肯出來爲我們把企劃充分的東西推下去。我們是願意一起把東西往下做,只是耽擱了許久企劃一直毫無進度,只能一起離開MADHOUSE到新社去繼續了。

MAPPA作為草創未就的新會社,一開始我只能跟渡邊說,只能用我們手上現成的東西以繼續。因為在「坂道」之前,渡邊做的東西都是自己原創,所以他也不確定是否真願意做改編,那時他挺猶疑的,以至於有那麼一瞬間他真到想放棄的程度了。然後因為他那三年內皆無產出,我堅持要他把這個擔子給接下來——他首部在MAPPA的作品,也是第一部改編作。畢竟渡邊是個癡迷音樂喜歡爵士的人,做「坂道」對他也挺有吸引力的。

所以說在「坂道」是我負責出構思他來具體完成執行。渡邊他很喜歡做Space Dandy那樣高自由度的作品,他自己原創的。不過我也建議跟他合作一部原創,會是在MAPPA完成(譯註:應該是今年的残響のテロル),也跟他提了些合作。如果不那麼做,他就走了不干了。我也和細田守一起工作過,希望哪天有機會能看到MAPPA跟他合作一部就好了。

說起來MADHOUSE時期我也不是每部作品我都參與到。

只有一個人的每部我都在,那就是今敏,也是唯一一位我參加了他在MADHOUSE全作品的。以前也跟漫畫家合作過,比如浦澤直樹,全部改編都有參與(Yawara! 和Monster)。

via

Advertisements

赤根和樹@FicZone 2013超短小訪談

唔,歐洲各種名監督走穴的展會活動逐漸熱起來了。

五月末的三場:

墨鏡男A Nabeshin現身倫敦MCM,墨鏡男B老虛去了巴黎的Epitanime,格拉納達的FicZone今年請到的是低調的名監督赤根和樹,《天空的Escaflowne》、《Noein》、《鐵腕巴蒂》及《Code Geass:亡國的阿基特》(系列在映中)監督,三癩子老人。

這是篇沒有太多新貨和幹貨的小訪談,姑且讓在下粗加工一下。

在豆瓣po了這篇算是ficzone系列,日誌留備份防止某日棄號。嘛,也會pingback到原作,如果能便於統計观众就太好了。
——————————————————————————————

Koi-nya:
周六下午有機會與赤根桑做訪談。回顧了他最著名的幾作之後,我們向他請教了一些關於動畫產業、傳統動畫面臨3D挑戰以及關於個人從業目標的相關問題,特別提到了近年最神秘的作品之一: 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THE ORIGIN的動畫改。
(當然這個所謂提,根本是坑爹的。關心近況不如去戳安彥的新訪談…………

Q:這是您第一次來西班牙。感覺比起日本的(ACG會場)活動FicZone的氣氛怎麽樣?
A:這裏活動氣氛我覺得很熱情,也很熟悉的呀,要跟日本比的話。

Q:您在動畫產業工作了二十年有余。這麽久之後,還能回想起最早開始做動畫的時候嗎?是什麽讓您下決心進入動畫從業的呢?
A:開始幹這行的時候我一直記得那時如學生慶典一般的氛圍……日日如此。是蠻辛苦的日子但是極有意思,至今都有很多很多回憶。當時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成為監督,後來我做到了。然則我的終極目標還是做一個讓我百分百滿意的東西出來,至今還在努力中,我會為它盡一切努力。

Q:您在著名的Sunrise和Satelight工作過,也做過freelance。什麽促使一位動畫監督去做freelance的呢?
A:在日本動畫產業裏,監督成為freelancer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產業環境本身推著你這樣做,要麽只能自己組工作室脫離出來單幹。我的情況,就是最後還是變成freelancer了。

Q:有朝一日您也想跨出直接組自己的工作室的這步嗎?
A:一度當目標想過這個問題,然目前還不太可能。當然我是想能有機會組工作室來指導年輕監督啦。

Q:在《Escaflowne》與河森這樣的名監督一起工作感覺如何?還想再來一次嗎?
A:總的來說蠻痛苦的呢(笑)。其實也很有趣啦但真不想再來一次啊(笑)。

Q:您在《Escaflowne》裏也與菅野洋子一起工作,我們都知道她與前夫溝口肇一同為片子貢獻了傑出的音樂。合作的感覺如何?
A:很喜歡與她一起工作,洋子小姐是個精力旺盛的人。很喜歡我們能一塊兒做很多東西。她的音樂與畫面總是結合得臻善至美,我太喜歡了。也就是因此我才把《亡國的阿基特》第一章的ED作曲交給了她。

Q:《Escaflowne》在西班牙播放時,宣傳詞之一就是音樂是在華沙交響樂團錄制的。那麽是誰想到去找他們的呢?
A:是洋子小姐提出的要求。她覺得比起日本的樂團,華沙交響樂團是更好的選擇。她提的時候音監(註:亀山俊樹)舉雙手贊成的(笑)。

Q:《鐵腕巴蒂》是結城正美原作的漫畫作品,之前的OVA跟原作故事保持了一定的相似度,但到了”Decode”系列(註: OVA應該指川尻和Madhouse的老OVA,赤根只負責了TVA),與原作比改動是相當大的。如何決定如何進行改編的呢?結城本人參與了嗎?
A:哎真是個細致的問題啊(驚)。
這是我做監督的第一個改編作,所以還蠻想盡可能堅持一下保持與原作相似度的,盡管如此我那時也並不能確定如何做就是了。於是到了S2就比較想做點不一樣的東西,真是鼓足幹勁做出來的呀。最後也還是收到了結城先生的好評,我很好奇他覺得不錯應該是因為相當喜歡《Noein》的緣故吧。

Q:巴蒂是個絕佳的女性為主角的故事,獨立且強(以至於顯得略有點tomboy)。您覺得日本受眾喜歡這類女性主角嗎?
A:這類的英雄設定並不是為了讓男性受眾如何如何,但是很受女觀眾喜歡吶。

Q:《Noein》的腳本裏弦理論發揮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呢。我們想知道您是怎麽想到用這個物理模型為基的?
A:那會兒我很迷這個領域的東西。讀了些相關的書,於是給了我靈感,就挺想做個於此相關的有趣的東西。

Q:是您決定在《亡》裏加3D場景的嗎?我們看完第一章都很喜歡結尾。您有沒想過CG的原作飯會不太感冒3D?
A:最初還是制作人的意思,他希望給機甲鏡頭一點3D。然則還是我在制作方面有經驗所以負責統籌的。然後企劃開始時,我感覺曾經是多少有過那麽點想拒的意思吧。於是跟制作人談,他說服我說,還是覺得外傳不引入新東西只做原作各種延續這樣搞是不妥的。於是我們才決定試試搞3D的水這樣。

Q:當然比起TV呢,3D顯然不是《亡》與原作的唯一區別,我們都覺得(劇本和審美風格上)《亡》比較嚴肅黑暗。那麽是誰決定這個方向呢?
A:我是想做點調子比較黑暗的東西。想法來自2011年3月東北地震,這種損毀一切又從灰燼中重建的感覺。

Q:做CG的外傳,您覺得它的作品風格還能被保持住嗎?
A:盡管是新劇本,新角色,背景轉移到歐洲,調子與前作幾乎完全不同,我感覺風格我有在努力撐住呀。好罷新章要講什麽故事我什麽都沒說(笑)。

Q:可以做點關於接下來幾個劇場新章的展望嗎?CC/朱雀在下一章裏會怎樣?
A:沒有什麽可以說的啦,但是CG的原作飯肯定會在第二章收到點小禮物,一定的。

Q:作為一個外傳性質的作品監督,您肯定也與TV原作的staff聯系過,也看過原作的。您覺得R2的Lelouch最後是怎樣的結局?
A:恰好跟你們想的不太一樣,制作上我基本沒怎麽和CG原作TV的staff聯系過,但咨詢過他們是肯定的。也沒法說《亡》(在時間軸上)到底是插在S1還是R2中。唔…關於Lelouch這個問題,我記得有在系列某外傳小說中交代了吧。

Q:我們總是註意到在您的很多作品(如巴蒂、Heat Guy J、Noein)裏千葉紗子總是至關重要的角色。另外,阪本真綾也多次參與了您不少作品(如Escaflowne、貝蒂、亡國阿基特)。您是喜歡與一個聲優在不同作品固定合作的模式還是正好相反呢?
A:我覺得一個監督選用一個CV固定合作還蠻常見的。如果結合我個人工作習慣而言,確實我總願意選同樣的CV。千葉紗子的話很襯我的那些強勢女性角色呀,另外也不是有那麽多CV總能演好這種類型的角色。

Q:說起千葉紗子的話,我們還可能有機會再聽到她演繹的巴蒂嗎?
A:去年結城正美邀我去了個聚會,他跟我提到還想要巴蒂做S3的意思,問題現在看來還蠻困難的。

Q:盡管之前已經聊過些《亡》,我們還是很好奇3D制作的部分。日本動畫產業的3D是如何發展的?在將3D引入作品的過程中您堅持了什麽樣的標準呢?
A:我感覺,傳統的動畫工藝不該消失。介於它的特殊性,它有縱使3D技術持續發展也無法比肩的優點。我感覺是兩者結合著用會比較好吧。
比方說我會註意區分人物和機甲的作畫。人的話手繪毫無問題,但有些特定動作的作畫手繪比較辛苦我們也會借助3D來完成。機甲方面比較復雜,比方說蘿蔔的360度全身視角或者各種機戰場面,純手繪基本不太可能於是用3D更好些。總之,要義就是以技術輔傳統。

Q:您在Sunrise工作,請透露給我們些關於THE ORIGIN的細節吧?自從公告放出一直沒有太多相關消息,搞得fans越來越緊張。
A:我也不知道啊,這是個挺秘密的話題。確實都在說要做,問題是我個人印象中企劃似乎沒有取得很多進展。

Q:有些您原作和系構的一些個人作品,比如《Noein》和《Heat Guy J》。現在有做更多原創的想法嗎?《亡》之後打算做什麽呢?
A:確實想法已經有了。順便Granada這城市給了我不少靈感,希望能以某種方式呈現在作品裏呢,比如我拍了不少照片做建築素材。這城市有些特別的地方讓我相當著迷。很希望下一作完全是我個人的原創作品啦,雖然日程上現在暫時還沒有列上除了《亡》之後的下一作。

via Koi-nya

渡辺信一郎@FicZone 2012超短小訪談

渡辺信一郎@FicZone 2012, Granada, Spain

之前貼在豆瓣了的這個訪談,除了爆料新作的那條基本都是其他訪談也提過的不太新鮮的梗啦,主要就是翻給豆瓣的惡魔老師看。

大過年在家趕工的,譯文也算是隔了兩層語言所以或许有欠準確之處,如果有讀者路過這裡的話就請意會吧意會。

譯自koi-nya

by Nostalgisk.
——————————————————————————————

Q 現在來談談您剛入行,在Macross Plus之前的時代好了。對那些年有怎樣的印象呢?
A MP之前我已經有開始做演出了。印象最深的幾部之一應該就是0083吧。

Q 做Macross這個受到各方贊譽以及擁有相當多fans厚愛的系列,感覺怎樣?
A 實話說我並沒覺得壓力很大,做起來還是比較隨性的。
此外呢,我也不是唯一的MP監督,河森(作為創始人)也在。與他一起幹活,就不可能做出太糟的東西,或者太偏離Macross應該有的樣子。然後我們提出想做的其實就是給業界來點新鮮空氣。

Q 關於MP的OVA,這算是比較早期的幾個將2D與3D融合得很棒的動畫。在技術上是不是比較有難度的?
A 在那個時候算是比較復雜。我們經常不斷地把做的東西砍掉重來,以至於它能趨於最好。MP是個對參與進來的staff要求很高的作品。

Q 您覺得未來是屬於電腦繪制動畫的嗎?
A 也許吧。舉個例子說,在西方,確實越來越依賴電腦動畫而2D越來越少。我是覺得,我們日本人,還是應該繼續堅持把傳統的2D做下去,因為如果我們都不做的話,還有誰做呢?

Q 之前提到您也參與了Gundam系列。您也想獨立監督一部Gundam麽?
A 我小時候就是Gundam飯啦。能參加0083制作就讓我很滿足了,於是應該也不會在這方面再多做什麽了。

Q CB在東京電視臺首播時,境況比較糟糕,只播了26話中的12話。播放前這事您知道嗎?為何會這樣決定的?
A 不僅是砍成12話,還剪了不少場景,改了很多對白。我當時知道他們這麽做感覺是相當糟啊。但是運氣還算可以,托WOWOW的福,還是原原本本照實地播出了。這是CB完整的首播。

Q 關於CB劇情的話,我們總避不開這樣一個問題: 您有沒有給Spike設計他最後活著的可能性?
A 這是個被太多次的問題呀。我從來沒說過Spike死了,甚至是我也不明白(他的結局)啊。(笑

Q 明年(指2013年)就是CB15周年紀念啦。我們知道BD BOX要發售了,Sunrise也會有個紀念企劃(譯者: 此處不確定)。對此有準備什麽特別的東西嗎?
A 說實話,我現在手上好多工作。你剛提到的BD裏會有一個5分鐘的音樂劇,是個對片子本身的spin-off(譯者註: 就是那個Don’t bother none的PV)。這是我自己監督的,目前制作已經結束了。

Q 現在來談談SC吧,這是個把武士題材與非常當下的元素比如黑泡泡音樂和塗鴉結合起來的劇。您是怎麽想到把這些非常具有反差性的文化元素玩到一起去的?
A 武士題材已經有很多動畫和實寫劇了,所以我就不太想循規蹈矩,想做一個新一點的東西。選黑泡泡音樂的話因為我自己非常喜歡。”Champloo”這個詞是沖繩的一道菜名,土語裏意思就是”雜燴”。SC這就是個”雜燴”性質的片。

Q 談談SC音樂的話,我們知道參加SC音樂的瀬場潤(Nujabes)在2010年2月去世了。您私下認識他嗎?知道這消息時感覺是…?
A 他是一個賦予SC不可思議的音樂的人。我知道消息時非常難過。

Q 想沒想過給SC這個系列做一點新的東西呢?
A 我這個人性格有點…怎麽說呢…善變?(笑
我總是喜歡做點新的東西勝於延續已有的。

Q 自SC後到您最新的TV作<坂道上的阿波羅>之前,過了很久。為何您消失了這麽長時間?
A 曾經有那麽三四件制作企劃的,但總因為些經濟原因或具體制作原因它們就這麽永久凍結了。正好那會兒日本經濟也遇冷地相當嚴重所以不少投資方也撤了資。

Q 「坂道」是一部對主角們演奏樂器進行動作捕捉做得非常好而眾所周知的片。這是怎麽做到的?
A DVD裏有一個making-of,關於這方面說得比較清楚。希望你們看看。

Q 不論是最近的「坂道」,還是早一些的Escaflowne,MP,CB,以及短片Baby Blue,您都是與菅野洋子合作的。您二位之間是不是有些特別的”化學元素”在?
A 她是非常優秀的作曲家,是天才。我做片子需要很好的音樂時就得依靠她,除了在SC裏她沒參加,因為SC需要的主導音樂風格與她不是很貼。相對而言,「坂道」就非常是洋子氣質的片。

Q MP裏我們知道”Voices”,是支對整個系列都非常重要的曲子,它一下就當我們記起這個OVA的結尾部分。配合場景演出的主題樂是何等重要啊。
A 是,確實是非常棒的音樂,對劇情很關鍵,我甚至覺得音樂更是”決定性的”。菅野好像5分鐘就寫出來了這個曲子呢。(笑

Q 啊另外,您認識Gabriela Robin吧?(笑
A 沒錯,我跟她挺熟啊。(笑
這不是個真名啦,我們都知道的,不過(她真名)最好還是不說了吧。(笑

Q 您有近期和相對遠期的計劃嗎?
A 手上有兩個原創企劃。其一是2013年面世的、跟Bones合作的,是個瘋狂的SF喜劇;另一個是跟Mappa合作的,相對而言嚴肅些,放到2014年。兩者都是TVA。我的想法是年年都要做動畫。

Q 我們有位讀者想問,您在09年的一個法國雜誌上說過會監督一個與STUDIO4℃合作的電影?到現在還在進行中嗎?
A 這個企劃已經暫停,多半是不會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