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星午後

罪と罰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5

堂吉珂德與愛德蒙多

南國空氣燠熱。

拾行李間想起之前洒掃庭除的週末午間出張少年的深城來電,用盡可能平靜淡漠的語氣吐槽,小時候說著要當科學家和發明家,沒想到現在居然真的在做這樣的事(比如甚至手足無措地點起了莫名的電工技)。此間腦內只有嗡嗡嗡的電流聲經過,在地球上兜了個圈子表面看去胡馬北風越鳥南棲,一晃十年繞來繞去我們終於還是失敗了。所以誠如帕斯,懇切粗暴地下筆,說cada encuentro es una fuga,大抵就是過了些年我才真正懂得這句雙關的真意了罢。